坑底真的冷啊

银英何时出北极圈

【比尔/亚瑟】没有题目的一个小段子

如果在山洞里揍了众人并不乖继续闹事的亚瑟,被贝德维尔下令关了起来。(其实只是脑内了一个捆绑play【但是最后竟然把正文肉的部分跳过了..绝望

比尔找到亚瑟的时候,他双手被绑在身前,脖子上还套着一根绳子拴在山洞壁上,嘴里还塞着一块破布在脑后打了个死结,用贝德维尔的话来说,是堵上他这呱噪又欠的的嘴省得一山洞的人都没得睡。亚瑟看见了比尔,就发出了一串嘤嘤呀呀的声音,也不知道说的是啥。
比尔走过去一把拔出来亚瑟嘴里的那块破布,你说的什么?
亚瑟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舌头,决定忽略因为被塞住嘴流下唾液而带来的尴尬。他说,我说,操你的。
比尔心想,这小兔崽子,这张嘴的确是欠,欠操!
于是比尔将布塞回亚瑟嘴里,然后把他操了个爽。(此处是被略去的正文...)

事后比尔整理好衣着,回头看见亚瑟还是那么一副毫不在意地大敞着的姿势,嘴里的布做到一半的时候就被比尔又扯掉了。他说你还是叫吧,叫得好听,我才不在意贝德维尔那老家伙睡不睡得好。
亚瑟懒懒地朝比尔抬了抬下巴,示意自己还挂在脚踝边的裤子。“鉴于我的手还被绑着,劳驾帮我提个裤子?”
比尔撇了一眼,看见他大腿上股间都乱糟糟的,不知道粘着谁的精液。像是终于有点反应过来一般,开始懊恼自己这都是干了些什么鬼事。
见他没有反应,亚瑟又接着说,以前你上完我好歹还给钱,现在就只留给我一肚子的精液,当然倒不是说我不喜欢一肚子精液这部分。他说完后观察着比尔的表情。
比尔愣了一下,有点苦笑起来。没想到你还记得,那都十年前的事儿了。
亚瑟不在意似的摆了摆手,他说我倒是以为你不记得了。他心想,我记得,我当然会记得。那时候年轻的他看见比尔勾起嘴角朝他笑的样子,觉得就像见到了天神。比尔每次都给他留下一枚金币,他不敢告诉比尔自己不是干这个,他怕他说了,比尔就不会再来了。虽然后来那个男人还是消失了。不告而别的前一夜特别激烈地操了他整整一晚。从来不留下过夜的比尔那天温柔地替他清理着身体,在他困倦的眼皮上落下亲吻。他迷迷糊糊地想着,真好,他终于愿意留下了。他希望第二天早上,醒来的第一眼便看见他在晨光中的睡颜。
比尔在心中的苦笑越来越大。他怎么会不记得。那个金发的男孩,像金子一样闪耀的男孩。他当然知道那男孩不是做这个的,那个晚上他那么生涩,被他夺走了第一次的漂亮男孩,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他挺喜欢他的,可那又怎么样。他还得去找他的born king,而不是将时间和感情浪费在一个ji院里的男孩身上。于是那个晚上他狠狠cao着那个男孩,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不必为一个男孩的单恋有什么负罪感。
第二天,亚瑟满怀着幸福地期待迷迷糊糊地醒来,他没有看到比尔的睡颜,只看到了留下的一整袋金币。

-end-

后来的一些小日常(?)

比尔特别喜欢射在亚瑟身体里,他看着自己从亚瑟合不上小洞里流出来的jing液,觉得有点浪费。于是他靠在亚瑟耳边说,要不让mage给你施个魔法吧,这样被我she了一屁股的你就能怀上龙崽子了。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