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底真的冷啊

银英何时出北极圈

一个兄弟骨科的小破段子


所有他想要的,从他对Uthur露出第一个笑容起,就只有一样。
他得到了他所有的注视,所有的关怀,所有的疼惜,可他得不到他的爱情。

Vortigern在深夜里一次次惊醒。
他赤裸着苍白的脚踝仓皇地逃进Uthur的房间。他蜷缩在Uthur怀里,听他哥哥温言细语地安抚他离开梦魇。
他紧紧抱住Uthur,偷偷将吻印在Uthur的颈项。
不,可我注定无法逃离,你才是我最大的梦魇。

他晚上不再去找Uthur。Uthur总能看见他衣衫不整地跟不同的卫兵在一起。他看见Vortigern斜倚在塌上,半敞的苍白的胸口上绽放出一朵朵刺眼的花。Vortigern半抬着眼看他的兄长,Uthur被他眼角的那一抹湿红惊得躲开眼神。他沙哑慵懒着开口:“你这是在怕什么?”
Uthur没有回答他。“而你到底是又想要什么?”
Vortigern只是抬着眼看着他。

他远行的那日,冰冷的白日下大风疾,他在黑色的队伍中回头,Uthur远远站在城墙上,他们看不清彼此的表情。他的妻子站在他身旁,看上去那么刺眼的登对。Vortigern想起少年时Uthur对他的种种承诺。他总是对他有求必应。可他给的那些东西里,没有他想要的。

水妖说,我无法帮助你的到他的爱情。但用
镰刀剜出他的心脏,吃掉他的心,你就会永远得到他的灵魂。巨大的灰色触手划过Vortigern的脚背。他感到浑身战粟,也许是因为触手的滑腻湿冷,也许是因为他因渴求而来的激动。

在那片黑冷的水边,Vortigern看着把剑插入了Uthur的心脏。那一瞬仿佛千万年那么长,他想伸出手阻止,却只是惊惶地退了一步。
于是那把剑仿若归剑入鞘,让那颗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那颗曾经鲜活的心脏变得坚实冷硬。那一刻他什么也感受不到,仿佛他胸腔中的那颗心脏也一同死去。
它变成了一块石头,那是他的心脏,他的心脏。本该是属于他的心脏!
他付出了一切,想要得到的那颗心脏。
可他什么也得不到,那石头沉入水底。
他什么也得不到。

(明明心心念念搞亚瑟...怎么突然搞起来了王叔...我果然是爱兄弟骨科 然而这只是一个毫无逻辑的破段子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