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底真的冷啊

我们骨科真的要火了,我哭辽

【Theseus/Newt】早安 (骨科日常4)

早安

 

纽特。纽特,纽特。他多好。被微风吹过的阳光,柳枝浸染了玫瑰的馨香,水面上栖着的双鸭,毛绒绒的幼鸟,春泥里破土的新芽,初开的花。

Theseus在自己的房间里收拾妥当,穿上了袍子跟母亲道别后出了门。他刚走到小院子里,看见一只鸟儿停在了玫瑰丛中,今天早晨才新开的花。他想了想又折了回去。

他上了二楼,小心打开了弟弟的房门,果不其然,被子下的小东西缩成一团还在昏睡,只有一颗毛绒绒的脑袋露出来。

Theseus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挨着床沿坐下,还在睡梦中的Newt感受到了一只抚在脸上的温柔大手,他凭借着本能迷迷糊糊地朝那个热源靠近。下半身还瘫软着不想动,上半身倒是裹着被子一路蹭到Theseus腿边,然后支着身体将脑袋蹭到Theseus的大腿上,马上又安心地陷入了昏睡。

Theseus懒洋洋地梳着怀中沉睡的人乱糟糟的头发。柔软的,可爱的,拙稚的,永远不够听话的,棕红色的头发。怀里的人疲惫的睡去,嘴角却是带着一点满足的微笑,大概是有个甜蜜的美梦。

早晨温和的阳光照进来,洒在Newt的脸上,照的每一颗雀斑都暖融融的可爱。

Theseus低下头,用鼻尖蹭着Newt的鼻尖,像对待一只可爱的小狗般。“Newt,Newt~小懒虫。早安呀我的小懒虫。”Newt嘟哝了想摆脱鼻尖上恼人的瘙痒,他他转了个身,更往里蹭了蹭,将脸彻底埋进哥哥的怀里。

“哦~小懒虫,你的哥哥现在要去上班赚钱养你了呢,可你呀,还就只会在床上赖床。”

睡意连绵的Newt大概是想作出回应,但大脑还迟钝着的他只发出了呜呜呜的可爱声音。他只想赶紧摆脱这扰人清梦的恼人声音,接着好好睡觉。

“哦?~你是在说,你会在家料理好家务等我回家的吗?”

“呜呜呜....”

“哦~然后还会做好饭菜等我回家?”

“嗯呜呜呜....”

“我看还是不要了,小笨蛋。你呀,只需要把自己洗干净等我就好了。”

Newt只管一个劲地在他哥哥的怀里蹭着,意识还在继续昏睡。

哎~好吧。Theseus自知这会儿Newt其实什么也听不进去,却只是忍不住想都弄他。

他看着迷迷糊糊的弟弟只觉得万分可爱。睡意朦胧的Newt总是话也说不清楚,让Theseus回忆起还在牙牙学语时的小Newt。

他低下头亲了一下弟弟的法顶,想着是时候该要出门了。结果是他忍不住又低下头再次亲吻了他的发心,然后是又一下。接着他捧住Newt的脸,一口口亲吻带着纯粹的甜蜜和宠溺,一口亲到他的额头,一口左边脸颊,一口右边脸颊,再一口鼻尖,newt小声地吱呜了一下,然后下巴再亲一下——接着是嘴唇。Theseus将Newt的嘴唇含在嘴里,然后坏心眼地用牙齿轻咬了一下,他满意地听到了Newt被堵在嘴里的痛呼,在Newt发出更多抗议前又迅疾放开了他。Theseus像是一只吃饱喝足了的得意的猫,看着Newt皱着眉头拼命想把自己钻进Theseus怀里。

他最后揉了揉Newt发顶,捧着Newt的脑袋把他从自己的腿上挪回床上。

“小笨蛋,睡回枕头上啊。自己动一动。”Newt睡死般继续摊在他腿边,就在Theseus刚刚放下他的地方。

Theseus戳了戳Newt的脸,Newt嫌弃地呜哝了一声,然后转了个身,仍旧横躺在床上。

Theseus叹了口气,托着Newt的脑袋,将他搬回枕头上。这个臭小子,现在真是也不轻了。

 

Newt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他坐起身来有些茫然地看着房间,阳光还有些刺眼。他迷迷糊糊地觉得做了个梦,梦里有人一直在他耳边恼人的嘟哝,也不知道都说了什么,非常烦人。但是梦里倒也有个温暖的怀抱。

哦…他总是能在Theseus怀中沉沉睡去,在父母熄灯后,他那悄悄潜入房间的哥哥。有时是让兄弟二人都难耐不已的性////爱,有时候,就只是温暖的怀抱,Theseus会拥着他看他入睡,然后会在早晨Newt清醒过来前回到自己的房间。

而他也多么希望能每天清晨都在Theseus的怀中醒来呀,他有些失落地想着,他大概是做了个烦人的美梦吧。

接着Newt看到了一抹红色,他的床头上,一朵新鲜娇艳的玫瑰花,清晨的露珠都还未干。他轻轻拿起玫瑰,下面有一张纸条,上面是他最熟悉的龙飞凤舞笔锋劲道的字迹。

“献给我的月亮女神,愿每天早上阳光亲吻你的鼻头,而我亲吻你的心尖。”

 

-end-

这个的时间在兄弟俩搬出去同居之前,还住家里的时候

之前的链接~不过也没啥联系不看也没关系

http://shirleyncc1701.lofter.com/post/3831ea_dcefd90


这个欧皇大作战嘛,只有两篇的我,one done,one to go!

评论(4)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