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在冷坑不知所措

【Theseus/Newt】A friends visiting day (骨科日常2)

在家人眼皮子底下亲亲我我的小故事。

本来是想接着之前那个骨科段子的一个小段子,结果不小心搞得有点长(...

总之大概是个不大甜的日常甜饼QAQ...


Scamander家来了客人。
客人们从爱丁堡而来,是母亲的旧友,她们看着Scamander夫人对两个儿子怜爱又骄傲的介绍。
自然是少不了一番寒暄,Theseus风度翩翩谈吐迷人,轻而易举就让席间热闹了起来,时不时引得妇人们一阵大笑或是止不住的称赞。
Scamander家的小儿子则害羞得多,他微微低着头坐在哥哥身边,安静地听着哥哥和客人们的谈笑风生,只是偶尔在话题提到他时稍微抬头牵起一个短暂的微笑,看起来有些紧张,却是既无害又乖巧的模样。
母亲笑着从厨房中端出新出炉的苹果派,众人又是一番交相称赞。母亲正准备再大展身手多做几道菜时被Theseus叫住了。
“妈妈,你倒是歇歇吧。您的朋友们专程赶来,可不是为了光看你在厨房中忙活一天却说不上一句话的。”
他站起来笑着按住母亲的肩膀将她往椅子上带。“好了,您就好好和旧友叙叙旧吧。剩下的事情我和Newt去做,让妈妈省省心,这可不就是生了两个儿子的好处嘛!”
这番言论自然又是引得众人一致交口称赞,纷纷赞扬Scamander夫人把儿子生得这么懂事贴心。
Theseus朝大家欠了欠身,“那么,现在就把时间交给女士们吧。走吧,little brother。”

Newt从来不擅长任何烹饪魔法,他总是能弄得一团糟,Theseus才是那个擅长烹饪的人。实际上他擅长任何事。
二人的独处让空气变得有些粘稠,Newt低着头切洋葱,不看近在咫尺的Theseus,仿佛切手里的洋葱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旁边的Theseus手腕轻挑,刀具和食材都仿佛有生命般在空气中动作起来。
Theseus随意地撩起了话头,“还是不会用魔法做任何家务吗?”他的手臂优雅一挥,一个水壶随着他的动作将茶杯注满,杯子又稳稳地飞到了他手中。
Theseus端着茶杯随意地靠在料理台上,他喝了一口茶,看着身边低头切菜的弟弟。“需要帮忙吗?”
“唔...我,你知道的,我一向搞不清楚你和妈妈是怎么靠魔法就能做出那么好吃的菜的。我...呃,是的,还是那么糟糕。但是不用了,我需要学会怎么将自己喂饱。”Newt挫败地看着被他切得大小不一的蔬菜,叹了口气。
Theseus轻笑了一下接得随意,“没什么可担心的,我从来就没指望过你来做菜。你只需要操心怎么喂饱你那群小怪物就行了。至于你呢,反正有我来喂饱。”
Newt刷地一下,脸上就红了。想起昨夜种种,他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Theseus在心里感慨,天哪,我的弟弟实在是太可爱了。他忍不住玩心大起想继续逗他。
“你说是不是呢,Artemis?你哪张嘴比较饿呢?上面那张还是下面那张?”
Newt因为哥哥恶劣的逗弄慌乱起来,他像小鹿般的眼睛无助地乱瞟着,“Theseus...我...”
而背上突然钻进来的温热大手让他彻底说不出话了。
Newt的余光看见客厅里的母亲和友人相谈甚欢,他们随时能发现厨房中的他们。他仿佛被施了统统石化,只能浑身僵硬着感受到一只熟悉的手钻进自己的衬衫,带着火热地战粟一路往上。
“你什么呀?Artemis?”
哥哥的手在Newt敏感的后腰摩挲着,引起一阵颤抖。介于少年和青年间的身体仍带着一丝青涩的纤瘦感,Theseus一只手仿佛就能握住他整个腰。他迷恋地拂过弟弟轻盈的身体,他十分清楚,必要时这具躯体能展现出怎样令人惊奇的柔韧。
他知道他们随时可能被发现,不时有高声谈笑传来。但他却喜欢Newt紧张却又因为被挑逗而情动的样子。
Theseus的手贴着皮肤,五指张开,以最占有的方式一路在自己的领地上向上巡视。他停在Newt左边的蝴蝶骨上,用拇指摩挲着向后突起的骨骼。
“我猜这里有朵玫瑰,是谁昨晚在这儿种下的呢?”Theseus施下一个闪回咒,两人脑中同时闪现昨夜Theseus将Newt按在身下,迷恋地吮吸着他的肩胛骨的画面。哐当一声,Newt惊得将刀掉到了地上。他的脸已经红得快要滴血了。
“Newt,Theseus——?你们还好吗?”母亲向这边探头往两兄弟看去。Newt觉得血液逆流,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而Theseus只是从容地抽出了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个无杖咒让刀稳稳地飞回了料理台上。
“哦,妈妈,别担心。你知道的,厨房里的小Newt总有些笨手笨脚的。”
客厅中又传来了一阵善意的笑声。


妇人们终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话题,Newt仍紧张着不敢动弹。锅里的食物已经开始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Newt,侧侧身子,让我拿黑胡椒。”
这回Theseus倒是没用魔法,他站在后方越过Newt的身子,从弟弟身前的柜子里拿出黑胡椒,随意地撒了些许到汤里。Newt柔软蓬松的头发蹭到了Theseus的下巴,一个Newt仿佛被搂在怀里说姿势。
“现在,就差最后的洋葱就大功告成了。”
接着Theseus前倾贴上了弟弟的后背。他高大的身影将Newt彻底笼在怀里。他被背后的热度占领了。Newt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被Theseus占据着。他浑身僵直着不敢动弹,但又仿佛从内而外在融化。
而这从外面看就只是兄弟两人前后站着而已。但她们不知道,Theseus勃起的下体正坚硬地抵着他弟弟的臀缝,那硬度和热度让人无法忽视。
“那么。小Newt需要哥哥的帮助吗?”
Theseus伸出双手覆上了Newt正在切洋葱的手,他握住Newt的右手继续慢条斯理地切着洋葱。这换来了Newt一声无助的细微shen yin。温热的双唇贴上了Newt早就红透了的耳朵,喷出的热气让怀中的人一阵颤抖。
“嘿。Newt,你知道吗。人越是多的时候我越是忍不住想要亲近你,抚摸你,亲吻你,当然,还有...操你。最好啊,当着众人的面。好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碰过你,而你呢,从头到脚都是我一个人的。”他感觉到怀里的人随着他的言语正颤抖着在他怀里融化。Theseus用左手握住弟弟的下巴,往自己的方向转过来。
“那么宝贝,现在告诉我,你是哥哥的吗?”

Newt觉得自己早早已经化成一滩软泥,他眼角还能看见客厅里的人影攒动,耳边也模糊地听到谈笑声肆正无忌惮地顺着空气传播而来,但他却又什么都看不清也听不明。他全身心的血液都只轰鸣着往一个方向奔去,叫嚣着让他臣服让他下跪让他情欲翻涌让他热泪盈眶的爱意。
那是Theseus贴在他后心,心脏跃动的地方。
Newt看着哥哥笼在阳光中金色的身影,他的太阳,他的神。
他们的心跳渐渐融为一体。
“是的...是的,Theseus。
我是你的。从我见到太阳的第一眼起。”*1
Theseus低下头,吻住了Newt呢喃轻语的双唇。

-end-

*1 “从我见到太阳的第一秒起。”私设哥哥是Newt睁开眼睛时看到的第一个人。睁开眼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太阳,也是第一次见到哥哥,哥哥的金发也像太阳般灿烂。而哥哥更是Newt从小到大唯一的指路明灯和太阳。


之前的日常小段子

http://shirleyncc1701.lofter.com/post/3831ea_da9d88d

评论(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