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底真的冷啊

银英何时出北极圈

【Theseus/Newt】Anchor / 灯塔与指路星

这一篇大家快康一康啊!!真的虐得我心绞痛但是真的好得不的了。

还有我想港我真的觉得哥哥最后大战是会战死的QAQ

我不要一个人想着这天独自垂泪!!

金鱼臀:





·骨科注意


 


·给妮扣 @nichoLee ⁄(⁄⁄•⁄ω⁄•⁄⁄)⁄


 


·BGM:Anchor - Sophia Black


 


 






十分钟前Newt收到了一封信。


 


熟悉的词句,熟悉的笔迹。他知道这是谁寄过来的,也早就知道内容是什么。可是他还是拆开来读了一遍,让那些精心安排好的措辞再次印在脑海里,仿佛这样就能篡改他的记忆一般。


 


“好吧,Newt。”


 


开头是这样的。没有敬语,但Newt不介意。


 


“我收到了你的样书,但我还没看。魔法部总能找到理由让我无法脱身,相信我,我倒是挺想看看你的书到底能改变些什么。恕我直言,我不认为这会是一本成功的书。巫师对神奇生物的态度根深蒂固,用一本带着奇怪插画的书可不能在一夜之间让大家满怀欣喜地去拥抱火龙。你是懂的,但你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假如看完了关于火龙、狼人和沼泽鳄蛙之后,人们反而更害怕了怎么办?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敲响警铃、大唱反调,Newt。期望越大,失望也会更大。”


 


Newt长叹一口气,他当然知道。


 


他把信塞回信封里,放进箱子里,让它和其他的信件一起作伴。即使他不会再打开来看第二次,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顶端,让信封上的“来自:我的灯塔与指路星”的字样朝上。


 


 


 


两天前,Newt写了封信。


 


噩梦如同巨浪一般将他淹没,但挣扎着醒来的时候却什么都想不起来。Newt抓起纸笔的时候宛如紧抱着汪洋大海中最后一块木板的人。墨水撒了一地,他的睡裤裤脚上也溅了一大块。但Newt才顾不上,他急需一句安慰,或者一句提醒。他不在乎,他只是要一张纸,一张写满了熟悉字句的纸。


 


于是他落笔,急匆匆地只写了一句话。


 


“我做噩梦了,Theseus。关于我的新书,关于我想要追求的东西。”


 


他心乱如麻,但最后落在信纸上的只有这句话。Newt的书,那本日后闻名遐迩的《神奇动物在哪里》此时已经在印刷之中,即将被送去各地的巫师书店里。他的编辑对这本书大加赞赏,Newt却没被赞美之词冲昏头脑。他的担忧与日剧增,在空闲下来的时候更加如此。


 


一个答案,一句安慰,一顿痛斥。什么都好,说白了,Newt想要一个方向。于是他提笔,在噩梦过后的虚汗之中写信给Theseus,问他能否尽快回信。


 


“Theseus,我的灯塔,我的指路星,我恳求你尽快回信。”


 


他没有写上地址,他的猫头鹰知道要去哪里、怎么回来。


 


两个小时之后,他再次摊开纸笔,思索着最恰当的表达。Theseus会用什么词呢,他会说什么话呢,最终寄给Newt时的署名是该写什么呢?Newt咬着羽毛笔的顶端,苦苦思索着Theseus曾经说过的话。最重要的是,Theseus会跟他说什么?


 


“好吧,Newt。”


 


他的笔尖落下。


 


“我收到了你的样书,但我还没看。魔法部总能找到理由让我无法脱身,相信我,我倒是挺想看看你的书到底能改变些什么。恕我直言,我不认为这会是一本成功的书。巫师对神奇生物的态度根深蒂固,用一本带着奇怪插画的书可不能在一夜之间让大家满怀欣喜地去拥抱火龙。你是懂的,但你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假如看完了关于火龙、狼人和沼泽鳄蛙之后,人们反而更害怕了怎么办?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敲响警铃、大唱反调,Newt。期望越大,失望也会更大。”


 


 


 


一个月前,Newt在瑞典的森林深处迷了路。


 


他低估了那些山峦和森林。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年轻巫师朝着森林里面走去,只因他似乎听到了一种绝迹的的鸟儿的叫声。当地人会给每个尝试深入森林的人一个忠告,那就是:不要落单,也不要在黄昏后还在森林里逗留。


 


Newt迷路的时候倒是没有慌张,他拔出魔杖,让光亮在魔杖尖流淌。周围一片悄然,借着魔杖的光亮也就只能勉强看清伸手范围的路。Newt拎着箱子,兜了几圈之后却更加找不到来时的路。


 


他倒是听到了狼群的叫声,还有一些危险的夜行生物的脚步声。Newt收回唯一的光源,抱着箱子坐在树下。等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寒气越来越重,他的外套并不保暖。


 


于是Newt抬起头,无所事事地盯着头顶上的树叶看。或许他寄宿的旅店老板会发现他没有回去,然后上山来找他。他还挺喜欢那一家麻瓜的,老人和蔼的灰色眼睛让他想起Theseus。


 


然后,就是在那个时候,星星升了起来。其实那晚Newt唯一有印象的是一颗不断闪着光的星星,就好像灯塔的亮光一样。于是他站起来,向着那颗星星的方向走过去。与其说是直觉,倒不如说是莫名其妙的信任。引力似乎一瞬间穿越了本应有的无数光年,直接到达Newt的身边,勾着他的脐眼处向前走着。


 


他盯着那颗星星。


 


等到他从森林钻出来站在马路边的时候,恰好和他的旅店老板碰上。老人惊讶又如释重负,问他有没有受伤。没等他回答,又问他是怎么找到路的。


 


“Theseus告诉我的。”


 


“谁?”


 


Newt偏偏头,去看那颗已经沉到地平线处的明星。


 


“是我的灯塔与指路星。”


 


 


 


半年前,Newt捧着百合去了Theseus的追悼会。


 


他站在人群的最后面,等到所有人离开之后才走前去献花。


 


他坐在还没立碑的坟墓旁,双手抱膝。他想说点什么,但又觉得Theseus也许更想他安静地坐一会儿。


 


于是他坐在那里,手指抚摸着坟旁修剪得短短的草。他离开英国前,Theseus还来送他,叫他在战场上小心点,别光顾着和火龙做朋友;可是等到他回来的时候,Theseus的葬礼已经进行了一半了。


 


他给Theseus的最后一封信里,向他的哥哥描述了他战后的计划。他一直都想写一本书,一本有关神奇生物的书。起初,他只是想记录一下这群可爱的小东西的日常和习性,但后来,这个想法逐渐发酵,最后Newt写在信纸上的就变成了一本书,一本能够改变点什么的书。


 


“可是我不知道这值不值得。”他在信的末尾说。


 


Theseus给他的最后一封回信并不长,但他给了Newt想要的答案。Theseus鼓励他去尝试一下。


 


“你知道,这是值得的。你只不过是想要有人鼓励你去做而已。你缺乏勇气,Newt,但你不是个胆小鬼。所以你得到了我的全心支持。让你成为你自己的骄傲吧,Newt;让你成为我的灯塔与指路星,告诉我下一步的方向。但有件事我要提醒你,那就是不要期望太多。期望越大,失望也会更大。一本带着奇怪插图的书并不会在一夜之间打破人们的偏见,或许你会收获到质疑和不屑,所以一定要做好准备。”


 


Newt叹了口气。


 


“我还可以给你写信吗,Theseus?”


 


他的手指陷进松软的新翻土里,虚虚地蜷起五指,好像要握住什么。


 


“再见,Theseus。我的灯塔与指路星。”


 


 


 


一年前,Newt站在码头上,看着Theseus拎着箱子准备登船。


 


“你明明可以用飞路粉过去。”


 


“魔法部还没跟瑞典建立飞路粉网络呢。”


 


Newt吸了吸鼻子,他不喜欢坐船。Theseus也不喜欢,但他还是伸手拥抱了一下Newt,叫他放心。他说麻瓜的船还是很可靠的,虽然旅程一下子被拉长了。


 


“有人会去接你对吧,”Newt咬着嘴唇,“或者,他们给你寄了地图?”


 


“我不会迷路的,Newt。”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只是……算了,写信给我。”


 


Newt双手插在兜里,他不知道是该挥手道别还是该再拉住Theseus给他一个拥抱。或许站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这样Theseus就会叹气,然后伸手揉揉他的头发。


 


Theseus叹了口气,伸手揉了一把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弟弟的头发,又顺手给他理了理围巾。


 


“哦,别这样嘛,Newt。我只是去三个月,然后我就回来了。答应我,少惹麻烦,多去交朋友——长鳞片的也可以。总之,魔法部的工作虽然无聊,但我觉得你能学到点什么。可能现在不会有用,但以后会。”


 


Newt点点头。


 


“再见,我的灯塔与指路星。”


 


Theseus拎起箱子,松开了环着Newt的手。Newt不自然地咳了一声,四下张望着确认没人听到Theseus的话。


 


“谢谢,Theseus。”


 


 


 


两年后,Newt站在讲台上。


 


他下意识地想要低头避开那些刺眼的镁光灯,但他的编辑悄悄地拍了拍他的手肘,让他抬起头来。


 


“自信点,Newt。他们可都是冲着你来的。”


 


她说,随后又安慰性地冲他笑了笑。


 


“就说说你创作这本书的目的、期望。或许你有想要感谢的人?比如——”


 


Newt点点头,轻轻地打断了她。这不礼貌,但Newt能感到那些词句在喉咙里翻滚。他需要把它们说出来,让羽毛笔和墨水记下他的话——今天不应该被人们忘记,今天是Newt的重要日子。


 


“这本书,”他说,“是给我的灯塔与指路星,Theseus Scamander的生日礼物。我把发布会定在这一天,是为了想跟他说一句话。生日快乐,Theseus,我永远的兄长与爱。”


 


 


 


END


 


 


 


给妮扣的不知所云的东西(???


 


大概就是,Newt在无助的时候总是会给他已逝去的哥哥Theseus写信求助,然后给自己回信的故事(。



评论(1)

热度(286)

  1. 黑雲金鱼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