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在冷坑不知所措

【战友组】一个注定没机会写到正文的...魁地奇更衣室啪啪啪脑洞

是这样的...今天大晚上的看到了神奇动物2的剧照和一些些剧情相关(hummm,I mean,哥哥的部分😂
就,发现自己以前脑补了一个假哥哥哈哈哈...!翻出来以前写过的一篇战友组魁地奇相关的文...
反正也是个假哥哥了and也不会写完了就..扔出来留个纪念吧😂。
是个无差。


比赛过后的更衣室蒸腾着荷尔蒙的气息,决赛之后的沸腾的热血还没冷却。最后关头抢在劲敌斯莱特林交换生Graves面前一把夺得金色飞贼的Theseus毫无疑问(再次)成了全学院的英雄人物。
三十分钟前,魁地奇赛场上,与Graves并肩急速飞行的Theseus紧盯着眼前的金色飞贼。此时两队得分相当,谁能斩获金色飞贼,谁就能夺得学院杯。风从耳边疾驰而过,只见一红一绿两个身影速度不相上下,疾风猎猎,衣袍翻飞,沸腾的观众们的呐喊声助威声震耳欲聋。两个人都朝一个方向伸出了手,修长地身体前倾就像几欲离弦的箭,耳边的金发和黑发被风吹得翻飞 。金色的闪影就在咫尺之间,就在他们的指尖都几乎相撞的一刻,原本向前的金色飞贼突然变向。
拼的就是这最后关头的绝地一掷!
Theseus扭过头看着并肩的Graves,丢给他一个挑衅的笑容 。
只见Theseus突然起身一跃!
那个红色的身影在空中划出一个惊艳的弧度,然后从扫帚上坠落,而绿色身影则突然拉起直冲云霄。一红一绿两个身影擦肩而过,背道而驰,在空中拉开了两道交错而过的轨迹。
那一瞬间,沸腾到顶点的观众都顷刻鸦雀无声。
那道往天际冲去的绿色身影突然急转掉头,一路朝着坠落的Theseus追去。
“Thesesus!”他的吼声淹没在凌烈的风声中。
那道绿色的影子几乎九十度垂直向下,朝着红色的影子坠去,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但始终追不上,眼见地面越来越近——
有观众紧张地惊呼出声,又赶紧捂住了嘴。
在即将触及地面的一刻,Theseus的飞天扫帚从天而降,Theseus伸长右手一把握住飞天扫帚,翻身跃上。高速坠落带来的冲击让他的扫帚剧烈地翻腾着。
最后只见Theseus修长的双腿借着扫帚泄力,纵身一跃,红色的身影甩向地面,在地上疾速打了几个滚。
观众们屏息凝神,紧张地盯着那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身影,有格兰芬多的学生忍不住小声地啜泣起来。场边的教授已经紧张地带着医护人员冲进场内。落地了的Graves一跃跳下飞天扫帚,他来不及收拾,一把扔下飞天扫帚,朝着那个坠落的方向奔去。
这时,那个红色的身影突然爬了起来,他振臂一挥,高举起左手,朝着那片红色的观众们激动地挥动着手臂。而他的手掌间一个抖动着的金色影子闪闪发亮!
哦,天哪!他没事!他抓到金色飞贼了!
瞬间,全场爆发出最热烈的欢呼和大叫!
“Gryffindor!Gryffindor!Gryffindor!Gryffindor!”
“Theseus!Theseus!Theseus!Theseus!”
此时赶过来的Graves停在Theseus几步开外的地方,他紧盯着那只兴奋地回应着欢呼人群的格兰芬多雄狮,略带阴郁的目光将Theseus从头到脚仔细扫视了一遍。
“Scamander,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Theseus回头对上Graves的目光,他嘴角挑起一个胜利的弧度,漫不经心地回应道,“我早就说过,我总是会赢你的,你说是不是?”
Theseus被赶过来的格兰芬多队友迅速包围起来,他们大叫着Theseus的名字,把他一起扛起来,一遍遍抛向空中。
被人群拦在外面的Graves一言不发地静默着,他有些阴沉的目光一路追随着被人群簇拥着离开的Theseus。

格兰芬多的更衣室里男孩儿们疯狂地大叫大跳着,相互击掌拥抱,宣泄着10年来再次重获学院杯的激动与兴奋。有人偷偷带进来了香槟,酒汁带着胜利的喜悦被疯狂地喷洒在每个人头顶。
Theseus一把脱掉彻底湿透的球衣,将一杯黄油啤酒当头淋下,感受着微凉液体滚过沸腾肌肤的酣畅淋漓。他快速甩动着金色的头发,像一只刚刚赢得战斗的雄狮。
热闹的更衣室突然从门口开始逐渐安静了下来,气氛变得有些微妙,Theseus抬头看见了不知何时站在格兰芬多更衣室门口的Graves。他还穿着斯莱特林战袍,他明明也是刚从魁地奇球场上下来,此刻却仍是一副一丝不苟处惊不变的样子。更衣室像是突然变成了一个纠缠磁场,以Theseus和Graves为中心,南北两个磁极对峙着,他们对视了一秒。Theseus率先断开视线。
他转身单手一撑一跃跳上了桌子,他给自己施了一个扩音咒,“格兰芬多的勇士们!”更衣室再次沸腾起来!
“Captain!Captain!Captain!”
Theseus不得不举起双手示意沸腾的人群安静下来。
“此刻大家激动的心情,我无需多言,时隔十年,我们再次夺得学院杯!!尤其是——从斯莱特林手中夺得了学院杯!”人群再次激动起来。
他再次挑衅地望向门边,得到Graves一个抿紧的双唇。
“那么作为夺回荣耀的勇士们!你们——值得一个最棒的庆典!现在,大家一起回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吧!那儿可有一群等不及想迎接勇士凯旋的美丽姑娘们呢!”
这引起了大家的一阵欢快的大笑。
格兰芬多的队员们一个个兴奋地收拾好东西赶回格兰芬多休息室,Theseus给他们每个人拥抱或者鼓励的拍肩。
直到送走最后一个队员,Theseus才懒洋洋地抬眼再次看向门边,他斜倚在桌子上,好像才发现Graves还在那儿一样,“哎呀,这不是格兰芬多的手下败将吗,来自古老尊贵的伊法摩尼的巫师世家Mr. Graves。您怎么还在这儿呀?”
Graves没有理会他的挑衅,他三两步走进更衣室,手一挥门乓地一下关上,一个无杖咒落了锁。
他疾步走向Theseus, 一把抓住Theseus的肩膀将他转身狠狠甩在更衣柜上,衣柜被撞击得晃动起来。
Graves迅速欺身压上,将Theseus赤裸着的汗湿身体紧紧压在柜门上,严丝合缝,不给他一丝喘息的空间。
“闭嘴!你这只骄傲自大,目中无人,自以为是,脑子里装了一千只鼻涕虫的疯狂狮子!”
Theseus还滴着酒的金发被Graves一把死死攒在手中,他的整个脑袋都被紧逼着压在柜子上。Graves的怒吼带着炙热的气息喷在他耳边。他感受着对方透过同样汗湿的衣袍传来的热度和对方如擂鼓般的心跳。

【然后就没了】
我那天,晚上写得正high正写到正文的时候被男票强势赶去睡觉...
So...第二天起床就艹不动了😂

评论

热度(9)